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从办公室到手术室:一路的奉献、关爱与温暖
作者:宣传处  发布时间:2016-11-18 10:01:15 打印 字号: | |

“小田,肚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来上班啊?”“小田,你的预产期要到了吧,快回家待产吧!”每每迎上同事们关切的目光,田燕珍总是憨厚的一笑,又默默地开始一天的工作。

20155月进入昆明中院以来,田燕珍一直在知产庭担任书记员。在她的每一天工作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抱着厚厚的卷宗楼上楼下奔忙;不知道有多少次驾车往返于院本部和第二办公区之间接送材料;更别说长时间面对电脑、扫描仪、装订机,打材料、录信息、订卷宗;甚至顶着足月的孕肚夜间加班到地州上向KTV企业送达开庭传票。

杜跃林庭长看在眼里,一方面反复叮嘱合议庭一定要照顾好身体不方便的同志,另一方面也和小田谈了心。“小田啊,工作毋庸置疑是我们的责任,而生儿育女不仅是家庭责任,也是你们承担的社会责任,所以你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休假单,“我已经批了你的产假,你根据实际情况尽早安排待产,有需要一定要和庭上讲,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

说实话,每天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工作远远超过八个小时,不是不累,不是不苦,可小田想的是,现在合议庭里已经有两位同志在休产假了,如果我也休息了,那就只剩下一个审判员和一个书记员,本庭距离完成年度结案率的重任还有相当的距离,这种时候我一定要和大家共同分担压力。

其实,小田家里最近的情况也很特殊,爸妈人在文山,公婆在大理照顾着同样身怀有孕的嫂子,丈夫又因为硕士论文答辩远赴上海,只是她自己努力做着平衡,不想家人、领导、同事为她担心。

预产期就在本周了,直到1114日,小田仍然在办公室忙碌着。1115日,她本以为这也会是个为工作忙碌的普普通通的日子,但早上起床,感觉临盆的时间快到了,就打电话到庭上请假准备待产。中午午休时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的平静。

“沈老师,我羊水破了,现在打不到车。”小田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等着别动,我们马上过来!”

沈男向庭上汇报了情况,杜庭长考虑到照顾产妇和初生儿需要经验,除了安排合议庭的沈男、樊彤之外,还安排了已经做母亲的副庭长杨越和审判长陈红共同到医院帮忙。王瑞、白昱、韩晓岚、王立等同志听说情况后也纷纷请缨要轮班照顾小田,男同志们虽然不方便进出产房但也纷纷表示如有需要随叫随到,都听从杜庭长统一安排。

沈男开着私车迅速出门去接小田上医院,谁知刚刚从第二办公区停车场调出头来就被一辆逆向飞驰而来的电动摩托车撞上了。事有缓急,稍微查看了一下电动车驾驶员并无损伤,也顾不得检查车辆损坏情况,就连忙向小田住处赶去。接到了人一路疾驰奔赴市第一人民医院。时值下午,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可这白日繁华在此时反倒成了阻却救援的绊脚石。沈男装作轻松地对小田说,“田田,对不起,我可能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闯几个红灯了。”

到达医院办了住院手续,刚刚松了口气,医生在检查之后冲出来大喊:“谁是田燕珍的家属?!”

“我们是她同事。”

“孕妇现在羊水三度,情况紧急,必需马上实施剖宫产,谁来签手术同意书?”

大家的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我签!”沈男咬了咬牙说。

晚上九时许,从楼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孩子的父亲终于从上海赶了回来,跌跌撞撞地冲向手术室,黝黑的面庞上布满了汗水,眼圈微微显红。几乎同时,一声婴儿的啼哭抚慰了一颗颗焦灼等待的心——婴儿降生了!大家激动得热泪盈眶!

明媚的月光照进住院楼,照着身边这些亲如家人的同事们。从办公室到手术室,我们是同事、搭档,也是亲人、朋友,工作时相互配合,默契满满;生活中彼此关怀,情真意切。置身这样的集体,相信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我们都会一一克服,共同向前!

责任编辑:李廷彪